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谭笑慌了,豁出去一般直接不顾危险翻过了路边的铁栏栅。

    这是一条高速路,车子都开的飞快。

    谭笑在赌,赌顾承泽惜命,不会追着她过马路。

    因为一心二用,她竟没有注意到一辆银色法拉利跑车正飞快驶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近在咫尺了……

    谭笑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结果,车子却在离她一米不到的地方急刹停了下来。

    接着,一个气急败坏的男人从驾驶座里探出了脑袋:“没长眼睛,找死么?”

    那男人眉目飞扬,眼角眉梢透着几分玩世不恭的邪气。

    谭笑看着这张脸有点熟悉,却又记不起在那里见过。

    这么一耽误,顾承泽就追了上来,却因为铁栏栅而没有上马路。

    谭笑心里一急,也顾不得多想,直接拉开车门,就强行上了男人的车。

    “快点开车,有人要抓我!”

    男子愣了一下,才扭头看向副驾驶座里的她,忽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笑着道:“原来是你呀!我说怎么这么眼熟。”

    谭笑却没有心思跟他拉家常,焦急地催促道:“开车,快点!”

    男子看了下站在铁栏栅那边的顾承泽,一时间心领神会,一踩油门就将车子启动了。

    “我叫徐飞扬,你叫什么?”

    车上,男子自我介绍道。

    “……”

    谭笑没有马上回他,而是,扭头望着车后身影越来越模糊的顾承泽,直到再也看不见,这才转过视线回道:“谭笑。”

    “谭小姐,很高兴认识你!”徐飞扬握着方向盘冲她笑了笑,然后,又蹙眉问道:“你怎么这么狼狈?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你去哪里?”谭笑并不想将自己的事情到处宣扬,而且,徐飞扬对她来说是陌生人。

    “宛庭山庄……”

    提到目的地,徐飞扬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脸上的神色变得很是烦躁,“你知道么,陆廷深那个王八蛋居然要我十分钟之内必须出现在他面前,现在被你一耽搁,看来是赶不到了,所以,等会你得替我说说情。”

    徐飞扬一副自来熟的样子让谭笑有些不习惯,她讪笑着回道:“我跟他不熟。”

    “不熟?”徐飞扬像是听到了什么奇闻,怔了一下,才眼神暧昧地道:“你们不是都那样了,还说不熟?”

    “我们怎么样了?”

    这下换谭笑不明白了。

    陆廷深这个人她知道,就是那个帮过她,并趁机敲诈她100次的男人。

    昨天在酒店,他们确实见过。

    但是,她和他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

    徐飞扬蹙眉盯着谭笑认真打量了几秒,确定她不像在说假话,这才出声提醒道:“昨晚,你在电梯门口,抱着他就啃,你忘记了?”

    “电梯门口,抱着他就啃?”谭笑嘴角微抽,脑子里不由得跳过一组画面,是她药效发作抱着人胡乱摸啃的画面。

    她愣了两秒,这才有些惊讶地道:“难道那个人是陆廷深?”

    “不然呢?”徐飞扬眉峰一挑。

    “没想到是他……”谭笑小声嘀咕着,心里却一阵发虚。

    如果那个男人是陆廷深,那他是不是已经看过了那张纸条?

    再见,他会不会想要掐死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