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空辞别了昆仑山,直朝着泰山桃花洞赶去。

    他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自从上次自己从这里私自出走,他离开这里已经三年多了。在这三年多里,他也曾无数次地想念着这个自己长大的地方,这里也可以说是自己的老家了。如今,他学艺归来,已经是今非昔比,自己已经学了一身的好武艺,他不再怕猴相会骂自己了。他在心里想,这次自己应该是荣归故里。

    可是,在回来的路上,他发现了一个情况:只见官道上,小路上,以至是田园野地里到处是大批大批背着包裹的人们,这些人扶老携幼,拖家带口带着自己的家当全都朝着南边的方向奔去。

    孙小空好生奇怪,心想,自那年自己私闯天庭,玉帝发现了自己的失误后,已经改正了错误的行径,如今三年多已经过去了,百姓还是那样饥荒吗?难道没有一点改变吗?疑惑间他拦住了一个老伯。小空说道:“请问老人家,你们这么多人都是要到哪里去?”

    老人回答,“年轻人,北边要发大水了,你不知道吗?还不快跑。”

    小空甚感奇怪,问道:“发什么大水?你们听谁说的?”

    老伯说“你还不知道呀,北海龙王和玉帝闹翻了,要涨水了,我们这里都要被淹了。快逃命吧”说着不再理会小空,逃命般朝前奔去。

    小空想到了此地离桃花洞也就只有百里路程,不知道那边的情况会是怎样,心急之下也不再顾忌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施展腾云之术一溜烟地朝桃花洞方向飞去。底下的人群的无不引颈长望,瞠目结舌。

    转眼间,小空就到了泰山地界。于高空之中,他俯瞰着脚下的这块广阔的大地,一切是那样的熟悉。桃花洞已经隐隐约约的呈现在眼底了,一股喜悦之情涌上心来,小空收了法力,辞了云朵,一个俯冲,身体直接落在了桃花洞的地面上。

    这里是多好啊,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这美丽的山,美丽的树,清澈静逸的桃花潭,枝叶繁茂的桃树林,无一不呈现着生机勃勃,无不诉说着桃花洞的美丽。小空闻着这熟悉的气息,渐渐地来到了洞府。一切还是原样原貌。

    忽然有声音响起:“小空回来了” “小空回来了。”

    小空顺着声音望去,原来是有猴子发现到了自己,他们正手舞足蹈地在招呼着同伴,传达着这一消息。

    “小空回来了?在哪?”很快又有很多的猴子跑了出来,其中也有一些猴长。

    小空的欣喜之情无法言表,激动地跑向猴群:

    “亲人们,我回来了!”

    孙小空高高地挥舞着手臂,像是在舞动着一面旗帜。

    猴群都看到了小空,都簇拥着向他奔来,一时间桃花洞成了欢乐的海洋。

    小空激动的几乎哽咽,他一次又一次地紧紧握着这些昔日好友们的手,和他们紧紧拥抱。

    “快,进洞吧。”一个猴长说道。

    小空在众猴的簇拥下众星捧月般的走进洞内。

    一切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布置,小空望着眼前熟悉的场景,再次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 小空回来了?”

    是猴相的声音。在几名猴长的搀扶下,猴相颤颤巍巍的迎了出来。他是因为喜悦而身体有些颤抖。

    “相父,是我回来了!”小空说着,已经扑向了猴相,他紧紧握着猴相的手,仔细打量着这位抚养了自己长大的长者,一时间诸多话语都无法表达出来。他像是老了,脸上的皱纹好像也增加了不少,头发好像也白了许多。

    猴相的脸上泛着红光,好像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兴奋,连连说道:“回来就好, 回来就好。”

    大家落座,自然是畅叙一番分别之后的情况。

    谈话间小空于是说起了山下百姓逃难的事情,说道:“难道几年过去了,情况一直没有改观吗?百姓还是和从前一样的苦难?”

    猴相听了一声长叹,说道:“小空,你有所不知啊。”于是把情况说给了小空听。

    小空这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因。

    原来,这些年北海龙宫换了龙王,这新上任的龙王也是老龙王的一个儿子,这新龙王为人桀骜不驯、刚愎自用,他自持自己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又加之年轻气盛,竟然飘飘然胡作非为起来。居然对天庭的旨意消极怠慢阳奉阴违。玉帝觉察到了此时,于是降旨责怪了他,可是不曾想,这新龙王居然不思悔改,竟然与天庭明里暗里对着干了起来。于是天庭震怒,重新降旨责罚了他。可是不曾想这龙王竟敢抗旨不尊,当面撕毁了圣旨不说,居然还把宣旨天神痛打了一番,赶回了天庭。至此,北海龙宫已与天庭彻底闹翻。天庭欲派天兵天将前往问罪。这龙王于是就准备对抗到底,整军备战,整日是搅的水界不宁,暗流涌动。近段时间这北海整日是波涛翻滚恶浪滔天,已经有发大洪水的前兆了。

    小空听的是血脉迸张,气愤异常 ,说道:“这龙王岂能因一己私利而置天下安危于不顾,这样下去会使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猴相接着说,不仅如此,恐怕这洪水一旦发作起来,估计连我们这桃花洞都难以保存了。

    小空震惊,问道,:“能有如此严重?我们这桃花洞地处半山间,这么高的位置也能被那洪水所淹吗?”

    猴相道:“小空你是有所不知,想当年我们并不住在这泰山桃花洞,我们的祖地原是在那逢莱仙岛花果山水帘洞,正是有一年北海涨水,那水涨起来后形成了洪水,这洪水滔天所到之处淹没了广大的农田和土地,灾情前所未有。后来天庭责成北海龙王赈灾治水,可是最后这洪水不仅没有退去,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以至于连花果山这样地处半山的地方都被那洪水给淹没了。连大圣苦心经营多年积累下来的基业,和那无数的田宅果园全也都随着这场洪水付之东去了。正是因为那场大水才我们才不得不四处逃难最后逃到这里来的。这样说起来,其实我们和那北海龙宫还是有些世仇的。

    于是小空这才知道了猴相他们不在花果山而在这泰山桃花洞的原因了。这样也消除了自己一直以来的一大疑惑。

    小空听了更是义愤难平。他想起了师傅临别前说与自己的话。心想自己已有一身的本领,此事自己决不能袖手旁观。不管是于国还是与家自己都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他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把此事一管到底。为天下百姓讨回公道。

    看小空愤愤不平的样子,猴相已经猜到了到了他的心思,他了解眼前的这个孩子,毕竟是自己把他一手带大的。

    于是猴相问道:“小空,你几年生活的怎样,给大家说说听听。”说话间他打量这个孩子,只见他长高了,也成熟多了,已经是一个英姿飒爽的青年。

    小空就把自己私自出走后到天庭顶撞玉帝,以及后来又寻访拜师,最后在昆仑山学艺的情况说了一遍。听得大家是嘘声连连,纷纷竖起大拇指,夸奖小空的勇敢。

    “真了不起啊,小小年纪就敢私闯天庭!”

    “小空,天庭是什么样的,比不比我们桃花洞漂亮?”

    “你在方寸山洞外守了那么长时间就真的没面见过培提祖师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